未分类

香蕉app视频在线观看正在播放

   当年徐无鬼还是齐王的时候,就以慕道之名大肆蓄养门客,在众多门客中他又效仿青鸾卫都督府的十三太保选出了十三名心腹死士,赐姓徐,依次排列,从徐大到徐十三。守山老人在十三人中排行第七,故称“徐七”。

   除了徐七之外,还有徐大、徐三、徐五、徐九、徐十三在世,总共六人。

   六人的职责各不相同,其中徐七负责守卫剑秀山,徐九在西域活动,徐十三去了帝京。徐五远洋出海,去了安西大秦国,徐三受命隐蔽了身份,蛰伏于某地。至于徐大,则是留在了齐州。

   齐州与中州类似,是个各方势力错综复杂之地。当年的中州不仅有万象学宫,还有阴阳宗、皂阁宗、天乐宗。如今的齐州,不仅有社稷学宫和圣人府邸,还有清微宗、东华宗。所以世人常说东海清微宗,而不是齐州清微宗。

   再往前推移,秦中总督府就在中州,而齐王府则在齐州。

   齐王府曾经是三千门客的核心所在,哪怕后来徐无鬼已经不在齐州,齐王府仍旧被保留了下来,虽然如今的齐王府已经不再是核心关键,但仍旧算作一处据点,徐大负责镇守此地。

   “闪开。”一名女子径自闯入了齐王府中,向挡在她面前的两名护卫一声呵斥,接着用手一拨,将两名护卫拨在了一边,径直进了大堂。

   大堂正中椅子上空着,那是齐王的位置,只有一人坐在左首位置,后背靠着椅背,双手置于扶手之上,低眉不语。此人看上去大概知天命的年纪,目炯双瞳,眉分八字,不怒而威。身材高大,两肩较常人宽有数寸,从胸到腰呈倒三角削斜下来,那腰只有一束,胸肌臂肌一块块隆起坚硬如铁,正是所谓的“虎臂蜂腰”,再看双腿,却是如形似螳螂之腿。若是有懂行之人在此,就能看出此人乃是只修炼体魄的人仙武夫,体魄堪称完美。

   此人也不是旁人,正是驻守此地的徐大。

   女子站定,两名护卫跟在她的身后,面露为难之色。

   徐大抬了抬眼皮,“这里没你们的事,你们下去吧。”

   两名护卫松了一口气,徐徐退下。

   麋鹿少女森女系美女写真

   只剩下徐大和女子之后,徐大慢慢站起了,望向女子,问道:“怎么回事?”

   女子与徐大对视,“找你。”

   徐大说道:“有什么事非要当面谈?不能在信上说?”

   女子叹了口气,“急事,生死攸关的大事。”

   徐大的语气微冷,“小姐,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老主人存放各种卷宗的机密之地,你怎么能够随意闯进来!我不管你有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你都不应该来。”

   女子怒气勃发,握紧了拳头,“老主人!什么时候有了老主人?谁又是新主人?”

   “你应该明白,谁得了老主人的‘阴阳仙衣’,谁便是新主人。”徐大冷冷道:“你要闹意气,我也奉陪。”

   女子缓缓松开已经握起的拳头,低声道:“我现在不想跟你闹意气,也无意计较

   什么名分,我的确是有事关生死之事。就当看在我们相识多年的情分上,帮我一把,可以吗?”

   相处多年,徐大从来没有看到女子这般颓丧过,开口求人更不是女子的风格,这个“事关生死之事”不像是托辞,倒像是真正有事相求。徐大的语气也渐渐柔和了几分,说道:“跟我来后堂。”

   说罢,他当先走在前面,女子跟在他的身后。

   来到后堂,徐大没有坐下,背负双手,背对着女子,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快些说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女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伸手指了下自己的太阳穴位置,“我这里出了点问题。”

   徐大问道:“在谈这件事之前,我想先问一个问题。”

   “好,你问。”女子回答的很干脆。

   徐大问道:“是不是宋政派你来的?”

   女子正是上官莞,听到“宋政”二字,她脸色微变,不是心虚,倒像是憎恨,咬牙道:“不是。没人派我来,是我自己遇到了难题,想要请你帮忙。”

   徐大点了点头,“那和你的脑子有什么关系?”

   上官莞缓缓说道:“这不仅仅是脑子,还是我的上丹田。”

   “你的上丹田出了问题,或者说你的神魂出了问题?”徐大不紧不慢地说道,“可惜我走的人仙途径,不是鬼仙途径,帮不了你。”

   上官莞道:“我知道你是人仙途径的武夫,帮不了我,但是有人能帮我。”

   “是谁?”徐大道,“我不关心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因为我解决不了,但我很好奇你口中所说的这个可以帮你的人。”

   上官莞道:“那个人还用猜吗,当然是你的新主人了。”

   徐大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惊讶,“我早就知道,你们这些人,没了老主人的庇护之后,就是一盘散沙,只会被人逐个击破。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要么死,要么一个个地回到新主人的麾下。”

   上官莞强压了怒气,没有反驳。

   徐大继续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肯定吗?”

   上官莞摇了摇头。

   徐大说道:“因为老主人喜欢这样,他让所有人各司其职,只能听从他的号令。有人将阴阳宗的十大明官比作老主人的十根手指,这个比喻很恰当,一根手指能做什么呢?什么也做不了,只有十根手指在脑子的指挥下,才能做成什么事情。而且手指的数量也不重要,关键是脑子,只要脑子还在,就是一根手指,也可以做许多事情。可如果脑子不在了,就算十根手指都在,那与盘子里的鸡爪也没什么区别。你说我说的对吗?”

   上官莞沉默了片刻,说道:“也许你是对的。”

   徐大说道:“不知道你听没听过这么两句话。一句是官场上的话:‘官场无朋友,朝事无是非,只有利害二字。’另一句是江湖上的话,‘一入江湖深似海,唯有利字照前程。’这两句话其实是同一个意思,我帮你,我有什么好处?我可以得

   到什么?”

   上官莞沉默了。

   徐大继续说道:“你可以说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可前提是你不与主人为敌,在如今你们不肯归顺主人的前提下,我也很难做,希望你能够理解。”

   “理解,当然理解。”上官莞好似下了好大的决心,“我会送你一桩功劳。”

   “什么功劳?”徐大眯起眼,打量着上官莞的上下。

   上官莞说道:“招降纳叛的功劳。”

   徐大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一指一把靠墙的椅子,“有意思,不着急,坐下慢慢说。”

   上官莞也不客气,坐在椅子上,说道:“方才你送了我两句话,我现在也送你一句话,是句老话。一朝天子一朝臣,老臣想要在新主那里站稳脚跟,没有功劳是不行的,尤其这个新主正是锐意进取的时候,就更是如此。现在摆在新主面前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全面掌握老主留下的人马,这是一个难题,谁能帮他解决这个难题,谁就是功臣。”

   徐大背着手来回踱步,在那里急剧地思索着。少顷,倏地又望向了上官莞,“你有办法帮主人掌握阴阳宗?”

   上官莞道:“世上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我只能说有把握。你现在带我去见你的新主人,事情办成了,我解决自己的麻烦,你得到功劳,我们互惠互利。”

   徐大立刻说道:“如果事情办不成呢?”

   上官莞道:“这样做的确是有些风险,如果事情不成,会给你惹点麻烦,但也算不得大麻烦。你家主人我了解他,他是个锐意进取的人,所以在他的眼里,做错好过不做,所以你大不了就是挨上几句训斥,可最后,你家主人心里都明白,你的心是好的。再者说了,你也好,我也罢,顶多都是提出建议,真正下决断的还是他自己,这又能算是什么大错?”

   徐大这一下心里什么都明白了,望向上官莞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你说的不错,我带你去见主人是我的事情,可见不见你,那是主人的事情,所以我只管带你去见主人,其他便什么都不用管。”

   上官莞问道:“那么……你答应了?”

   徐大道:“没错,我答应了。刚巧前天我跟徐七通过信,他说主人这几日就会返回剑秀山,我正打算前去拜见,你准备一下,随我一起去剑秀山。”

   上官莞点了点头。

   徐大想了想,又道:“我奉劝你一句,最好把所有事情都想明白了,毕竟机会只有一次。”

   上官莞道:“这个我理会得。”

   徐大望着她。

   上官莞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会将宋政的行踪作为见面礼,这份见面礼足够重了吧?就算你家主人不要,圣君澹台云也会要的。”

   徐大的脸上有了笑意,“小姐果然是有备而来,这下我便彻底放心了。”

   上官莞道:“其余的安排,就有劳你了。”

   徐大说道:“如今已经是八月下旬,我们八月二十五动身,在月底前赶到剑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