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色梦莉app

风雪漫天,气温寒冷,而老旧的别墅内,气氛更是降到了冰点!

“陈飞宇,你好大的胆子,你不怕我们真的杀了秋元雅子?”伊莎贝尔怒火上涌,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陈飞宇,她早就上去动手了。

倒是旁边的西方男子,依旧站在原地,惊讶的神色中带着几分兴趣,显然陈飞宇的举动也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所谓杀人的买卖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做。”陈飞宇摇头而笑,道:“杀了秋元雅子,对你们来说什么好处都没有,而且还会平白得罪我这样一个强敌。

‘黑暗世界’好歹也是存在了千年的神秘势力,我可不相信你们会愚蠢到做这种怎么看怎么不划算的事情。”

就在陈飞宇说话的同时,又有两道剑气凭空出现,斩杀了外面的两名大汉。

庭院里的所有人吓得簌簌发抖,要不是畏惧“黑暗世界”的处罚,他们早就作鸟兽散了。

“你……你太狂妄了!”伊莎贝尔握紧了双拳,气的浑身发抖,就算是千年的死敌教廷,也不敢在“黑暗世界”的地盘上闹事,可陈飞宇却敢连续杀人,这对“黑暗世界”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

陈飞宇轻蔑而笑,半空中再度凝聚出了两道剑气蓄势待发。

虽说他早就认定了秋元雅子不会受到任何危险,但“黑暗世界”毕竟绑架了秋元雅子来威胁他,他总得出一口恶气才行。

伊莎贝尔脸色微变,生怕陈飞宇继续杀人,而她又没有阻止陈飞宇的办法,只好扭头看向了旁边的男子,求助道:“父亲,陈飞宇他……”

“够了。”西方男子抚掌而赞,笑道:“常常听闻华夏陈飞宇霸道嚣狂、杀伐果断,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清纯美女傅颖--貌美如花

至于被陈飞宇所杀的四名手下,他竟然连提都不提,足见也是一个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的枭雄。

“恭维的话说的再多,也比不上一件示好的行为来的实在。”陈飞宇挑眉道:“我相信阁下应该懂这个道理才对。”

“当然,我们请秋元雅子小姐过来,也只是因为她是武藏万里的徒弟,我们请她来作客,想要见识一番剑圣高徒的风采,并没有什么恶意。”西方男子扭头对伊莎贝尔吩咐道:“去把秋元雅子小姐请过来。”

“可是陈飞宇杀了……”伊莎贝尔一惊,正要继续说下去,突然见到父亲微微皱眉。

她只能闭上嘴,心不甘情不愿地瞪了陈飞宇一眼后,迈步向外面走去。

在经过陈飞宇身边时,只听陈飞宇笑着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不像某些年轻的女人沉不住气,有了一点点筹码,就以为占据了优势,实际上只能自讨苦吃。”

伊莎贝尔哪里不知道陈飞宇在讽刺她?

她胸脯急速起伏,显然气得不轻,加快脚步向外面走去,生怕待的时间长了会被陈飞宇给气死。

大厅内,只剩下了陈飞宇和西方男子。

西方男子做了个手势,示意陈飞宇坐下,给陈飞宇倒了杯红酒,接着坐回原先的位置,笑着道:“容我自我介绍,我叫伊诺克·菲奇,是伊莎贝尔的父亲,也是‘黑暗世界’的第三号人物……”

“‘黑暗世界’的话题等我看到秋元雅子后再说。”陈飞宇直接打断了他,端起高脚杯示意,赞道:“你华夏语说的不错。”

伊诺克有一瞬间的恍惚,其他的人听到他是“黑暗世界”的第三号人物后,无不是惊惧交加,而陈飞宇却神色平淡,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种反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要么陈飞宇实力极强,强到忽视他身份地位的程度,要么陈飞宇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说明陈飞宇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伊诺克心里凝重了三分,不动声色地道:“陈先生果然是风流之人,明天就要开始争夺‘天使的眼泪’了,却还在担心红颜知己的安危,佩服,佩服。”

“两者并不冲突。”陈飞宇笑着道:“东西我要,人我也要。”

伊诺克意味深长地道:“我听说你们华夏有一句古话,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想要两其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世上很难有两其美的事情,那是因为世人大多都是弱者,没有两其美的能力。”陈飞宇伸出右手,在伊诺克的目光中缓缓握紧,傲然道:“而我陈飞宇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让事情两其美的程度!”

“霸气!”伊诺克放下酒杯,笑着道:“陈先生的实力的确强大,如果是在华夏,我也相信你能够做到两其美。

可惜这里是西方,是北欧,教廷的实力才是最强大的,你想要两其美,得先经过教廷的同意才行。”

陈飞宇哪里不知道伊诺克故意把话题引到了教廷上?

他故意不接话茬,笑着道:“这个话题待会再说,倒是秋元雅子,怎么现在还不来?”

伊诺克微微皱眉,陈飞宇还真是油盐不进。

同一时刻,别墅的外面,一名老僧和一位妙龄女子踏着风雪而来。

正是梦玉,以及她的师父巴奎禅师。

一名守在门口的壮汉及时迎了上去挡住了两人,沉声道:“这里是私人场所,不欢迎外人。”

梦玉立即道:“我恩师是南洋诸国德高望重的巴奎禅师,现在有重要的事情,来拜会别墅的主人。”

昨晚她去马尔茨家族调查的时候小有收获,得知这栋别墅的神秘主人,可能会知道“天使的眼泪”的详细消息,今天便和师父一起来了。

大汉看了眼旁边的和尚,眼中闪过惊讶之色,态度恭敬了许多,说了声稍等后匆匆去大厅通报,很快又回来了,歉意地道:“禅师来的不巧,我家主上正在接待一位很重要的贵客,现在谁都不见,还请禅师下次再来。”

“是谁?”梦玉眨着眼睛好奇问道,到底谁那么重要,能让别墅的主人把她师父拒之门外?

大汉摇摇头:“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两位。”

梦玉和巴奎禅师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突然,梦玉身躯一震,看到秋元雅子出现在庭院里,跟在一名相貌绝美的女人身后,一同走进了大厅。

“她怎么在这里?”梦玉神色惊讶:“她不是在霍伊尔城堡吗?难道所谓的贵客就是乔希?”